妖·绘颜ψSweet and sour spare ribs

不要哭,真难看,哭也不会改变什么,这个世界从来不曾对任何人温柔……
——《黑执事》

前几天画的军装叶不羞……可以说是非常毛糙了……

去年画的浓眉大眼瓜子脸的李泽言……嗯……

🌚尽管很不满意,很丑,还是很久以前的,但是我就是懒,不想改(趴)

昨天:
我爸:要开学了,你作业怎么样了?
我:还好
内心:还好,养的白白胖胖的
我爸:嗯,今晚去外面吃饭,去哪你说
我:我……不太想去,作业还有一点点
内心:真的吗?你说真的吗?红豆泥?
我爸:没事,有空再做
我:好吧
内心: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说的,你说的,不要反悔哦

『薛晓』只欺负你一个

那天下了一场雨。
一场大雨。
瓢泼大雨自空中洒落,惊得人都去躲雨。大街上已没有人了,水积的到人小腿,那义庄门前更不可能有人了。
义庄前那条土径被大雨打的泥泞不堪、坑坑洼洼。
烦。
好烦。
这破雷破雨就不能安静点!
“吵死了!”还在睡梦中的薛洋生生被吵醒。
“我吵到你了?”清淡的嗓音乘着风飘到薛洋耳朵里。
“没说你。”薛洋实在烦躁的很,字里行间全是怒意,没去看晓星尘一眼。
“这样啊……阿箐……”晓星尘本想问问,又看薛洋正在气头上,估计也不会有什么正经答案,忙改口,“昨天鲁村村民送的鱼,烤好了,吃吗?”
这鱼他本不想要,那些村民实在艰苦,斩妖除魔本就是他应该的。他是推脱,可薛洋却接了下来,嬉皮笑脸的,他也不好去说。
薛洋转过头去,看着晓星尘,青丝被发冠束起,俊挺的鼻,勾起的唇,精致的面庞宛若天赐。
薛洋突然觉得那白布很碍眼,这白布之下……又该是怎样的眉眼呢?
反正都好看极了吧……
可惜……
白布遮双瞳,青衣负霜华……
明月清风?上善若水?
那他偏要把这月,把这风,把这水也染成黑色!
“要!”薛洋嘴上说着,手却不动。
“怎么?”
薛洋勾起一抹玩味的笑:“我要……道长喂我吃。”
“你别闹了。”晓星尘生出几分为难,脸颊红的像是快要滴出血来却不自知,“我还,还要找阿箐去,阿箐早上出去,现在还没回来呢。”
薛洋暗笑晓星尘如此容易脸红,嘴上也不放过。
“哦~小瞎子脑子挺好使的,肯定能找得到回来。还有道长啊……你脸好红,是不是发烧了呀?!这么大的雨,你还是别出去了。”
听罢,晓星尘连忙伸手摸了摸脸,用衣袖掩住。
“没,没有发烧,我去找阿箐了……”慌里慌张地把烤鱼放着,就要出门。
薛洋从背后环腰抱住晓星尘,道:“道长,我想吃糖了。”不等晓星尘说什么,薛洋抢了晓星尘背负的霜华就横在晓星尘白玉似的脖颈间,“道长,你可不能只顾小瞎子不顾我啊,我可是会生气的……”
晓星尘只当薛洋是在开玩笑,完全没有察觉那一瞬间薛洋周身的戾气。不知从哪拿出一颗糖递给薛洋,又从薛洋手中拿过霜华。“别闹了,伤着你自己就不好了,我去找阿箐,你就乖乖待在这里等我回来。”说罢便转身离去。
薛洋整个人都愣住了,半天才回过神来,晓星尘这是……以为他在开玩笑?不会吧……
薛洋不信晓星尘是单纯。
那是……信任他?
信任他。哈?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白痴吗?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……,居然相信一个认识不久的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…”薛洋坐在地上,抱着肚子,他克制不住,越笑声音越大,不知笑了多久,薛洋肚子笑疼了,嗓子笑疼了,才停下,自言自语的道,“呵,就不怕我有一天恩将仇报杀了他吗?……白痴。”
然后,吃了握在手里的糖,又拿了晓星尘烤的鱼吃。
晓星尘知道他是薛洋的时候,他们是仇人;晓星尘不知道他是薛洋的时候,晓星尘信任他。
还真是讽刺。
薛洋想,要是……一直这样,和晓星尘,和小瞎子,也不错啊……
不知道能瞒到哪天……
知道我这么骗他……会杀了我吧?……
薛洋还在那惆怅,义庄外已经传来了人声:
“又去偷东西了?想要什么我给你买啊,别再偷东西了,看你被打成什么样了……疼不疼?……”
薛洋一下就听出来是谁。
撑着伞跑出去,看着淋成落汤鸡……不,比落汤鸡还落汤鸡的两人,狂笑不止。
阿箐听见,也看见了,差点就抄起手里的竹竿打过去了。“笑,你就知道笑!道长!你看看他!”
“好了好了都别闹了,快进去,别在这淋雨了,小心咱们都生病了……”

“小瞎子,你看看你,身体不好天天惹事,生病了吧?活该!大雨天的还跑出去,连累道长也淋雨。你说说你,你生病就生病吧,还要连累我照顾你,你……”
阿箐确实是生病了,淋了好长时间的雨,还被几个人围着打,不生病都奇怪。
“你烦不烦啊!一直念念叨叨的,婆婆妈妈,街上的媒婆都没你话多!还说我天天惹事,你也不看看你自己!还连累你,你不爱在这儿待着就赶紧滚!谁要你照顾了!我大雨天出去是为什么啊?啊?!”
“偷东西。”
“你!……”躺在棺材里、稻草上的阿箐作势就要起身打薛洋。
“你们俩别吵了。吃饭了,阿箐你生病就好好吃药休息。”晓星尘充当和事老劝着。
“道长!明明是他!他……道长你偏心!”
“谁让你不讨喜。”薛洋在一旁补刀。
“你!”
“我我我,我怎么的?”
“受死吧!”
“一个小瞎子还想打我?你要笑死我哈哈哈……”
……
“你们……吃饭好不好……”

吃过饭服过药后,阿箐就睡下了。
“这小瞎子真能闹,总算是睡着了。”薛洋不会说,他其实想加点迷药给阿箐好让阿箐多安静会儿。
“……你也别欺负她了,她毕竟是个小女孩,眼睛又……行吗?”
“行啊!”
晓星尘没想到薛洋答应的这么爽快,诧异。
“不过——”薛洋故意把尾音拖长,眼里是藏不住的戏谑。
“不过怎么?”
“我有个条件。”
“什么?”
“道长你亲我一下。”
“啊?”晓星尘愣。
“亲我一下。”
“我……”只吐出了一个字,双唇就被堵住了,两人的距离在一刹那间几乎为零。
但也只是刹那。
晓星尘不敢相信,手轻碰着自己的两瓣薄唇。脸颊上飘着两朵红霞。
薛洋依然还是那副样子,邪笑着道:“哎呀没办法,道长你肯定不会应我的条件,所以我只能自己来了。所以……我以后不欺负小瞎子了……我只欺负你……”

(啊文笔实在是不好〃∀〃)

有妹恨妹不是穹,无妹恨穹不是妹。
手绘临摹穹妹😏

有人看过漫画《花千骨》咩?

渣渣发画了,快来围观群殴啊!
美美哒天依〃∀〃